惹不起的天津观众!给相声大师侯宝林“过买卖”,把马连良哄下台!

0 Comments

在过去的园子里,演员与观众的关系是:角儿在台上直工直令地演,观众在台下发自真心地捧。甚至可以说,拥趸们对追捧的名角儿达到了近乎狂热的地步。哪怕是自己喜爱的演员在台上吃饭,观众都愿意乐呵呵地看,当年一度还曾出现过不少用房契、地契打赏演员的大手笔。如此“捧角”诚然是一种狂热,不过堪配此等待遇的演员绝对是身怀绝艺的大角。

有着十全大净之称的金少山一贯特立独行,误场对于他来说如同家常便饭。每每都是已经开场了,导板的弦起了,他才刚进后台。头一句导板,他自己不唱而是随便找一位后台的演员唱,自己开始脱衣服、换彩裤、穿靴子。直等到文武场的乐师缓锣鼓家伙的时候,他才开始带髯口,同时接过油彩在脸上铺第一层底色,紧接着出场亮相就是一个碰头彩。

当几句流水板唱完开始换场时,他下场接着勾脸,等到全都画好了,再上场的时候又是一个满堂彩。往往金少山的脸谱唱到整出戏最后一折的时候才能全部画好,可喜欢他的戏迷们依旧狂热的捧他。其原因就在于金少山的艺术造诣极高,据看过他演出的老观众回忆,金少山在中国大戏院唱《牧虎关》时,他的三腔共鸣能把剧场棚顶的灯罩震得微微晃动。错非是金少山有技压群雄的能耐,才能让观众如此包容他的“我行我素”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捧角的都是懂行的观众,这些人眼里也是绝不揉沙子的。任凭你是多大的角,只要在台上表演有纰漏,照样不留情面地喊倒好,甚至还有跑到后台去教专业演员该怎么演的。1940年,还没出名的侯宝林为了生计到天津闯码头。当时他在燕乐戏院演出《戏剧与方言》,非常火爆。

演出结束后,一位观众直接到后台找到侯宝林说:“你的玩意儿不错,但其中学唱有一句‘叫马童,你与爷忙把路引’的‘引’字唱得不对,不像白玉昆。你听我给你唱唱这句。”侯宝林非常虚心的向这位观众学会了这句唱腔,自此再唱这句“叫马童”观众都挑大拇指,称赞他的唱腔“真挂味”。也从那以后,侯宝林先生在天津走红,开启了他不平凡的艺术人生。

在20世纪30年代初,马连良在中国大戏院上演《王佐断臂》。在演出之前,马连良参加了一个推脱不开的酒局,应酬结束之后马先生认为不会影响正常表演,就带酒上台演出。因为这一念之差导致了不可弥补的舞台事故。这出戏里王佐断的是左臂,马连良带酒上场结果断成了右臂,紧接着把该断的左臂抬起来。这时台下观众早已发现演员出错了,都没顾及他已经是“角儿”的脸面,倒好声四起,直接把大名鼎鼎的马连良轰下了舞台。马先生非常惭愧,当场给所有观众鞠躬谢罪,并承诺全场退票。他说:“我马连良学艺不精,练好了再向观众们汇报。”到了后台,马先生为自己对艺术的不严谨痛哭流涕,发誓今后演出之前绝不喝酒应酬。几个月后,他重登中国大戏院再次上演《断臂说书》,整场戏下来全是观众们兜四角的叫好。

观众与演员之间的相互成全,才促进艺术界出现了一代又一代优秀的表演艺术家。演员为了对得起观众,要求自己精进业务,全神贯注地演。观众为了欣赏到更好的艺术,给演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如果真的像某些从业者所言, “过滤掉少部分审美水平高的专家观众”,那不管相声、曲艺还是戏曲的艺术水准只能节节倒退。

微信关注:相声迷(xiangsheng-mi)分享相声界不为人知的故事!